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手机:18913011039
固话:025-5244377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固话:025-52443779
手机:1891301103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手机:18913011039
固话:025-5244377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新闻详情

我的矫正小结(08年7月29)

来源:南京文华口吃矫正中心作者:学员殷先生网址:http://www.njkc.net

  为了便于大家的浏览,我把【留言咨询】板块里的老学员反馈信息,摘录出来,集中到【学员反馈】栏目下,供大家参考浏览,感谢大家这么多年的支持和厚爱!更多反馈信息及咨询请参阅我们网站【留言咨询】板块。


署名“yxd”08年7月29日反馈

  刚结束南京文华口吃矫正中心举办的08年7月21日的矫正班,基于以下两点理由做一个小结:
一、作为一个象我这样在高校工作的人来说,每次参加业务培训,都会要求做一个小结,一般是书面小结,有的地方是作口头小结交流,但是因为和广大口吃者一样的原因,这对于我来说,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所以我往往只能说“非常好,收获很大”这样简单的句子匆匆应付了事,真实的想法却无法表达交流。这种感觉广大口吃者均有深刻体会。
二、这次的矫正,应该说极有感触,收获极大,所以有必要写下来作为记录。


小结的主要作用是回顾本人的学习过程和得失,以便改进个人以后的学习;对于培训者来说,也是有益的参考,便于提高改进以后的培训教育质量。

  本人38岁,口吃历史已近20年,有时非常严重,具有难发、中阻这些较严重口吃的特征。特别是作口头即席发言。一般的日常生活倒无大碍,但也时时被口吃困拢。本人原拟于08.8.1参加的,后来因为7.21就有空了,就决定提前参加,是在网上报名的。之前,本人已在网上找了很多方面的资料,包括国内的出版的关于口吃矫正的书籍(电子书),还有一些口吃论坛介绍的方法,包括国内外的口吃研究方面的资料文献。感觉,和地震预报一样,目前,还是一个世界难题。甚至,还不如。因为人的大脑是最复杂的,个人认为永远无法了解透彻。
  国内目前主要的矫正措施有:口吃协会的活动(我们当地似乎不活跃),各种口吃矫正班(介绍得都很好,但无法知道到底是否有效?),仪器,药物(国内的中成药,以及国外的精神治疗药物),自我矫正等等。反正没一种能给人以信心。在网上看到南京文华的网站特别是他的论坛之后,从老师的文字中间能体会出他是一个比较踏实的人。所以决心花十天的时间和共计两千多的代价去试一下。
  7.21日下午按网上地址找到该中心,和印象中有所不同。这个中心不象一般的私人诊所或者学校,墙上没有标识,没有锦旗,没有挂出各种证书,没有照片,就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场所。老师接待了我,看上去不象医生(没穿白大卦,没有医师的标牌),也没有咨询我的病情症状,更没有处方。也不象做生意的人。因为做生意的人对客户上门都会倒茶递烟,主动介绍公司业务,展示各种荣誉、资质、证书、成功案例,原有客户等有利于提高公司形象并给新客户以信心的举措。经过简单的交谈,确认双方身份之后。老师说如果确实想参加矫正,那可以签合同,先交住宿费,晚上正式开始。如果有疑问,可以提出来,由自己决定是否参加。按我的年龄经验,做事会比较慎重。我要求查看营业执照,老师从柜子里面给我看了。然后问我有没有其他问题?其实当时,本人还是疑虑重重的。一个较大的原因是,从交谈中,我感到,老师也还存在着一些口吃者的表现(老师可以正常自由表达,但语调、停顿等口吃者都能很敏感地知道,普通的人如果不是特别注意,不会感觉到)。再三考虑之后,我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。老师解释说是他原来也是严重的口吃者,而且长期从事这项工作,而口吃具有很强的传染性。虽然,我认为我能达到老师这样或者接近,已经非常满意了。另外,咨询关于口吃矫正的具体方法措施,老师也只是说通过大量的训练实现矫正的目的,并没有更多的细节。但是我还是在犹豫之中,感觉还是很神秘。因为没有一样东西能给我有力的信心,特别是疗效。但最后,还是决定冒险试一下,因为最多就是损失时间和金钱,以及被知道的人笑话我上当受了骗,口吃也不会变得更坏,因为我目前的情况已经很糟了。
  晚上开始正式学习理论。关于详细的理论,因为这是老师自己的研究和实践结果,他人没有发表的权利。我只能说这一点,目前人们对于口吃的认识共有三个层次。
第一层次是普通人(包括一般的医生),认为口吃就是一个习惯问题,慢慢说好好说不就行了吗?急什么呢?也有很多人认为,口吃是遗传的,没办法,从没听说哪个人自己就好了。这个层次认为,口吃者是一类和一般人不一样的人,但“不是病人”。
  第二层次是对口吃比较了解的人,包括绝大部分的科学研究者。认为口吃是一个心理问题,是一种恐惧症(本人也持相同看法)或强迫症;国外的研究者通过对比实验发现,口吃者的大脑有些部分在口吃时的反应和常人不同。为此正在研究试验,可以调节大脑神经的药物,以使其和正常的人反应保持一致。网上可以查到的资料,只能到达这个层次。这个层次认为口吃者是一个“病人”。
  然而,矫正结束之后,本人认为南京文华的老师的理论已经达到了第三个层次:口吃就是一个习惯问题。尽管文华的教材之中,也写着口吃“患者”,“矫正”,“治疗”,“疗法”等字眼,但理解他的实质之后,会发现,老师已经不认为口吃者是“病人”,是需要“医治”的人。老师认为,口吃者需要的是“学习”。就象我的小结里面写的,是“口吃者”,而不是“口吃患者”。
  这是老师的核心理念。这也符合了辨证法里面的“螺旋式上升”的理论。从老师的矫正方式来看,所依据的方法完全符合公认的基本理论,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。而且极其的简单明了。但是只有在矫正结束之后,才可能完全理解并同意教材中的说法。第一次看时,我事实上不同意其中的很多说法,也有很多的担心和疑虑。
  关于矫正的过程,也是非常的简单(指方法,实际的训练还是要付出努力的)。没有要求你抛开羞耻心,到大庭广众之下去暴露自己,大声宣告自己是口吃者。没有要求你从内向害羞的人,必须变成外向开朗的人。你原来是怎样的人,矫正之后还是怎样的人。唯一不同的是,因为成功的说话,你的信心慢慢增强了,你可以自由地发表你的观点,可以自由地和别人沟通。(当然,要达到“自如”的境地,完全和正常人一模一样,几天之内不可能,还需要后期自己不断的巩固)。
  第5天时,我和一个同事通话,他说你讲话有点怪,我说在矫正,他说你现在这样挺好的,挺好的。
第7天时,我结束矫正,和一个朋友一起聊天吃饭逛街。自由畅谈,感觉极爽。她根本就没有表示我说话有何问题。只是说我第一次打电话给她时,因为没看电话,一开始没听出是谁在打她电话。还有后来去吃早饭时,她说和你在一起“我说话也变慢了”。事实上是我不愿意说得太快,还是说得沉稳一点比较好。男的不要说得太快太轻浮。
  回顾这几天的矫正,因为成功来得太快,超出我原有的预期,自己都感到很心虚,不踏实。真的好了吗?尽管我确实可以侃侃而谈,面对陌生人,也能看着对方的脸不慌不忙的说话。但正如老师所说,只有随着长时间的成功说话,才会逐渐没有这种感觉。自己还不能放松,继续巩固。我相信,我一定可以做到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。
  这次矫正还有意外收获,能够领悟到很多人生哲理,对于非口吃者,如果也能经常这样做,对于精神修养的提高和人生事业的成功,也是大有裨益。当然,这离题了,而且大部分矫正者可能不会有这种体会。
对于以后的学员我要说四点:
一、一定要严格按照老师提出的要点去训练,你可以不相信,持保留意见,但一定要严格照办,而不能形似而神不似!看似很用功的在训练,但实际上偏离了老师说的注意点和教材中的根本要点。
二、初期(前4天),不要认为:这种怪怪的费劲的说话,好象还不如原来的。正如教材中所说,它的效果,会出乎你的意料。
三、矫正前一定要和家人和可能会打你电话的重要人士事先说好,矫正期间不要打电话!否则严重影响效果。
四、也是老师强调的:“简单的事,全力以赴”。事实上,我也没能做到这一点。
  对于老师,我有以下的建议,实际上离开前我已经和老师简单提了一下。我认为每期结束之后,可以让愿意的学员在纸质的留言薄上写点体会留言什么的。这能给后来的学员一种有力的信念,可以尽快地、毫无疑虑地、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之中。同时也可避免特地赶来确有矫正意向的人因为疑虑顾忌而离开。不仅仅关系到老师的矫正经费,对口吃者来说更是一个重大损失,他也许会永远失掉这个机会。而老师的态度是信我者则来,我会全力负责地做好。还是这句话,老师是一个务实的做事的人,而不是一个商人。另外,老师的方法和我对待学生的方法一样:“我会经常提醒你要这样做,要注意某些问题。但我不会强迫你。”这是我们的性格。还有一个是,最好只接收已工作的成人或者大学生。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自制力,不会出现看似用功而实际上偏离了关键要素的情况发生。
  这些都是本人的真实观点,如有误导,或者侵害/伤害到老师,希望能获得各位以及老师的谅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殷
              2008.7.29于常熟
我的回复:
殷师傅:
  您好!感谢你的留言。由于你年龄比我稍长,在矫正期间我一直称呼你“殷师傅”,现在还这样称呼你吧。可能与你的工作性质有关系吧,从你的留言我可以看出,你比较善于写东西,而且文采不错,这点要比我好很多,由于以前是学理工科的缘故,我的文采不是很好,而且也不善于写东西,从我的回复留言和学员矫正期间用的讲义(矫正讲义是我们自己编写的,文采不是很好,所以有些没条件来的患者说要购买我们的讲义,有时我们也不好意思去卖)可以很明显地知道这一点。
  你说“这个中心不象一般的私人诊所或者学校,墙上没有标识,没有锦旗,没有挂出各种证书,没有照片,就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场所”,是的,目前确实是这个样子的。但几年前的办公场所不是这个样子的,那时的办公场所确实如大多数人心目中的“口吃矫正中心”一样,有各种标志标牌等。但后来在某些学员的建议下,我们就去掉了很多花里胡哨的牌子、锦旗、照片、标语等,因为他们说,每天看到口吃矫正的牌子,看到各种口吃矫正的标语,心理上总是觉得不舒服,总是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,是口吃患者,这对矫正后期学员的身份的转变(潜意识认为自己是口吃患者到正常人的转变)是不利的。我们觉得这个建议对学员的矫正会起到好的作用,所以我们就采纳了,办公场所也就变成了目前的样子。其实我们目前训练的场所和住宿是连在一起的,大家为了同一个目的走在一起,在一起共同生活训练,就象一个温暖的大家庭(以前训练和住宿的地方是不在一起的,后来学员建议,希望我们把训练和住宿的场所合到一起,这样更便于矫正),而且训练期间我们的老师一般和学员同吃同住,全程陪伴,时刻监督学员做好,实践证明这样的效果确实非常好。我们确实不善于做一些表面的东西,我们只事实在在的把我们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。
  你说“从交谈中,我感到,老师也还存在着一些口吃者的表现”,这点我从不避讳,很多患者在前期咨询时我也会明确告诉他们,在某些时候还会出现些口吃现象。我以前的口吃是非常严重的,在99年的时候彻底痊愈,但由于长期接触口吃患者,受影响传染(在矫正期间学员之间是不会存在丝毫传染的,这点患者不需要担心),在03年的时候又出现些口吃,口吃患者大多具有敏感的性格,尤其对口吃更加敏感,所以很容易发现,其实正常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口吃现象的,也不用对次过于敏感。目前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就是在矫正后怎样避免受口吃患者影响而复发的事情(口吃对7岁以前的儿童和曾经有口吃经历的人还具有一定的传染性),但目前还没有考虑的很清楚,相信不久的将来能解决这个问题。在矫正后我会对每个学员说如果自己身边有口吃患者,平常尽量少接触,就是为了避免再受传染。我不知道真正的口吃矫正师是不是都有这样的情况(这里提到的真正的口吃矫正师是指有口吃经历的矫正师,那些没有口吃经历的矫正师一般是做不好口吃矫正的。国外对口吃矫正师有严格的从业要求,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曾经是口吃患者。而中国的口吃矫正行业目前处于无政府状态,没有具体的从业要求,良莠不齐,目前大多数从事这个行业的矫正师也没有口吃方面的亲身经历。甚至有的心理咨询中心、口语培训或者口才培训中心也在做口吃的矫正,请注意心理咨询、口语培训或口才培训的对象是说话正常的正常人,而不是口吃患者,参加矫正的患者也可以看看他的营业执照上有没有“口吃”二字),就象精神病医生往往具有精神病倾向一样的道理。我现在还在思考着。
  你说“国外的研究者通过对比实验发现,口吃者的大脑有些部分在口吃时的反应和常人不同”,这点我想不用去研究也知道不同,这些研究者我想可能没有口吃的经历。口吃患者在口吃的时候大脑的思维活动肯定和常人是不同的。正常人在讲话时只用去考虑讲什么话就可以了,没有人会去想我能不能讲出来。而口吃患者在讲话时不仅要去考虑讲话的内容,还要考虑这个字音能不能讲出来,不能讲出来用哪个字音替换,别人会不会看出自己口吃,还要设法去掩饰等等,这些心里过程一个没有口吃经历的人是无法想象的到的,而这些心里过程必将产生和常人不用的大脑神经活动。所以这个研究这个观点我觉得没有任何的价值和意义(这点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)。
  你说“第5天时,我和一个同事通话,他说你讲话有点怪,我说在矫正,他说你现在这样挺好的,挺好的”,他说的“怪”是指你和以前不同了(因为在他们的意识中,你讲话口吃是正常的,讲话突然不口吃了,就是不正常的,自然觉得有点怪了,还有一点感到怪的原因就是第五天的时候讲话的速度还是不快,有点慢的),但当他们知道你正处于矫正口吃的过程中时,他们就会说这样挺好的。因为你讲话慢点不口吃,永远比口吃使人听着舒服。
  “第7天时,我结束矫正,和一个朋友一起聊天吃饭逛街。自由畅谈,感觉极爽”,这种轻松流利的讲话对正常人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可对于一个口吃患者,这种感觉简直是遥不可及的。不过只要你努力配合训练,在7、8天后,我们可以给你这种轻松流利的感觉,使你自由畅谈。当然,前提是你要努力配合,努力训练,否则十年你也不会有这种轻松流利的感觉。成功永远属于勤奋的人!
  你说“回顾这几天的矫正,因为成功来得太快,超出我原有的预期,自己都感到很心虚,不踏实”,哈哈,很多学员在矫正结束都有这样的感觉,成功确实来的太快,短短7、8天时间让你在语言上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很多学员在来之前感觉不可想象,7~10天能改变我十几年的口吃顽固恶习吗?其实有这种心情可以理解,在你不了解的领域,很多事情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。其实在矫正结束很多学员在潜意识里还会认为自己仍然是口吃患者,正是这种潜意识的滞后行为才会对自己轻松流利的讲话感到“心虚,不塌实”。所以回去后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巩固训练,就是要避免潜意识的滞后对自己的影响,使自己好的语言习惯更加牢固。
  你说“还是这句话,老师是一个务实的做事的人,而不是一个商人”,这点很多学员在矫正中和我谈到,也谢谢你对我的肯定。不过我确实是一个商人,因为我在其他领域有自己的产业,只不过我现在不具体参与罢了。但在矫正口吃这个领域,我确实不是一个商人,如果用商人的眼光或手段来运做,那绝对是做不好口吃矫正这个产业的。我的态度确实是你相信我就过来,不相信我就不要过来,去选择其他的地方,我不会去讲一些不切实际的“好话”使你来我这里,更不会去评论其他同类机构,我只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对每一个来我这里的学员负责就可以了。
  矫正口吃是一个语言的再学习过程,而不是一个治疗的过程,因为口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疾病”,简单地可以说是一种错误的语言习惯,是需要正确的方法,经过刻苦的努力训练来改变的。学员的成功大多是学员自己努力获得的,我们只是提供一套科学的训练方法,所以成功与否主要取决于你,而不是我们。在报到的时候我们也会有选择的接收,那些做事不知道努力,调皮捣蛋的患者我们是不会接收的,因为不知道努力不仅你自己训练不好,更会影响到其他同期的学员。
  回复到这里吧,最后再一次感谢殷师傅的留言,希望你严格按照我的要求进行巩固!有什么问题及时和我联系。